欢迎访问历史阅读网!

关于托马斯品钦的评价是怎样的对社会有着什

时间:2019-09-17 10:50编辑:

  关于托马斯品钦的评价是怎样的对社会有着什么影响

  品钦创作的喜剧比那些专职喜剧小说家更加丰富,他的8部小说满载着滑稽幽默的恶搞、古灵精怪的角色、妙不可言的对白与搞怪荒诞的剧情他笔下最出彩的作品往往富含多个层次,将令人捧腹的幽默与意味深长的暗喻完美交错,比如仿雅各宾派复仇剧式的中篇小说《拍卖第四十九批》(The

  Crying of Lot 49)便是如此

  品钦始终是一位心系政治的小说家,尽管通常看来,不管政治跟喜剧的关系,还是政治与文学的关系,似乎都没那么和谐相比之下,其他生于30年代的小说家们不过是偶尔(比如菲利普·罗斯和约翰·厄普代克)或浅显地(比如唐·德里罗)谈及政治品钦的写作生涯始于1963年关于吸血鬼、真实与心理的长篇小说《V.》;1966年完成的《拍卖第四十九批》预设了与美国边缘化人群相关联的巨大阴谋;1973年的杰作《万有引力之虹》(Gravity’s

  Rainbow)将时间背景定格在年,小说以V-2火箭和围绕其可能发生的文明战争为中心展开创作这些文中人物的经历与政治的关联,无不体现了他那借鉴自低俗小说的标志性偏执但你也别指望能在他的小说里看到总统和首相(虽然尼克松在《万有引力之虹》的末尾有短暂露面):从他作品中暗藏的左派无政府主义及反主流文化视角来看,这些人不过就是新法西斯代言人或者军工复合体

  同样能够将他与同行区分开来的,便是他愿意把女性角色置于小说更加中心的位置,而不是仅仅将她们视作情爱对象,或是通往英雄自由之路上的羁绊他在文学世界的初次亮相,就伴随着一位女性——神秘的V(最初的名字是维多利亚),他描绘了她在20世纪初期的人生历程在接下来的《拍卖第四十九批》中,业余侦探主角Oedipa

  Maas原是一位加州家庭主妇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他在呈现女性形象上就毫无问题,问题还是有的,比如:文中反复出现女性卖国贼的动机何在?为何某些反面角色会对女主角产生难以抵抗的性吸引力?

  他既是美国小说家,同时也是欧洲小说家《万有引力之虹》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德国、英国和法国,另外三部作品《V

  .》、《梅森和迪克逊》以及《抵抗白昼》也都发生在欧洲梅森和迪克逊都是18世纪的英国人,在现实生活中分别是测量员和天文学家,V和Stencil也一样,后者是1950年代客居纽约的流亡者

  品钦令人敬佩地站在当今所有“自我写照型小说家”们的对立面,70岁之前尽力避免任何自传性文学(《流血的边缘》是对他纽约家庭生活的一些洞见),甚至比其他任何抵触公众的作家更加严苛——没有照片(和塞林格不同),也不接受采访(和艾琳娜·费兰特不同)曾经一度和他这般高深莫测的同行们(比如德里罗和鲍勃·迪伦),后已大都渐渐变得温和了而他所做出过的最大妥协,大概就是在《辛普森一家》中以头罩纸袋的卡通形象公开露面

  抵触后现代主义的读者们也不应错过品钦的作品,事实上,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息息相关,同时映射着超小说与模仿改编文学,《V.》被认为是首部完全成熟的后现代主义英语小说尽管品钦常常和德里罗、大卫·佛斯特·华莱士一起,被人们视为后现代主义的三大巨头,但这只在他早期作品上说得通经过了长达17年的休整之后,1984年,品钦带着全新的文学审美回归文坛,不过度强调思考,不带浓重的梅尔维尔或乔伊斯风格,反而更加接近通俗小说,强调故事叙述像2009年的作品《固有缺陷》和《流血的边缘》,都偏向于侦探小说狄更斯既是乔纳森·弗兰岑(Jonathan

  Franzen)对抗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标杆,显然也是品钦《流血的边缘》所遵从的模范

  就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而言,新流浪主义历史文学有着一种普遍的冒险性,通常是多线创作,同时又貌似矛盾地与天马行空的想象相结合,不畏惧那些显然与时代不合的元素比如一切叙述都是纯主观的,所有角色都是作者的推测品钦在描写未来与现在时实在太有天赋,被尊为“络朋克之父”,影响了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等一大批人

  噢差点儿忘了,他比现今所有的写作者都更加擅长开篇,会起滑稽搞笑的名字(比如,Oedipa

  Maas夫人出现之后,我们又听到了Warpe、Wistfull、

  Kubitschek和McMingus这些法律公司的名字),他还总爱用自编歌词(秀场音乐、流行歌曲、严肃歌剧)打断小说进展,却又不告诉读者具体是哪首音乐,让他的读者们喜憎交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标签: